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临昆的博客

 
 
 

日志

 
 
 
 

“四两拨千斤”并购操盘手实录:15年前,我和李泽楷18天打赢4000亿大商战的步步惊心  

2015-07-31 23:21:59|  分类: 李嘉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世纪之初,全球财经界最为轰动的商业大戏莫过于李泽楷击败劲敌新加坡电信,成功收购净资产高达3800亿港币的香港电讯。操盘这桩大案的袁天凡,全面回顾了这个世纪大交易背后惊心动魄的商战历程。
“四两拨千斤”并购操盘手实录:15年前,我和李泽楷18天打赢4000亿大商战的步步惊心 - 木买蚂蚁 - hfzhangping的博客 

  袁天凡


  1999年,互联网浪潮席卷全球。我和李泽楷乘势而上,将盈动数码借壳上市。上市首个交易日,我们的股价就上涨了15倍,此后一路飙升,公司市值很快从百亿级摸高到2000亿港币之巨。

  仿佛一夜间,我们成了横空出世的互联网神话缔造者和新世纪财富英雄。而且神话还在继续,市场看多互联网,看空传统产业的情绪持续发酵且越演越烈。但置身其中的我们,看着公司股价的猛升,内心却是深深的不安。

  我们自己清楚自己的价值。盈动数码有的只是未来蓝图,要将蓝图变成现实,不但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且充满不确性。我们也认定疯狂的互联网热会很快降温,一个我们这样的公司被做到2000亿市值的泡沫很快就会破灭。

  抢在潮水退去前,利用我们的市值优势和市场吸引力,把盈动数码做实,成为我与李泽楷日思夜想的事。

  众里寻她之际,一个消息让我们惊喜到不敢相信它是事实。2000年1月24日,英国大东电报局和新加坡电信同时宣布,将就两家公司的合并进行洽商,但具体方案,他们并未达成最后协议。

  香港电讯是香港主要电讯供应商之一,在香港电讯服务市场的占有率高达97%,1999年度的资产报告显示,其资产净值高达3800亿港元,而且有充足现金流,没有长期负债。现在,持有香港电讯54%股权的英国大东,要把它卖了(掉)。


  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天赐良机。如果将香港电讯装入盈动数码,我们做实盈动数码的愿望将一举而成。和李泽楷简单沟通之后,我决定,从新加坡电信手里夺下香港电讯,让他们“未能达成的最后协议”成为最后也未能达成协议。

  但要赢得这个战争,是一件太不容易的事。我预估,这至少是一个350亿美元的大交易,但我们除了股票市值,可以说是两手空空。到哪里去找那么多钱,是很棘手的问题。除了钱,我们还面临一个大问题:让大东放弃一定是早就与他们预谋合作的新加坡电信,以及防止其他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尤其是新加坡电信,这不但是一个强大的对手,更是一个会为了赢得这个交易拼命搏击的对手。这家由李光耀小儿子李显扬执掌的新加坡国有企业,曾是全世界最大移动电话服务商,新加坡本地市场的狭小以及电信市场的开放,逼迫原本就在冲出新加坡本土寻找未来的新加坡电信,更加拼命地往外走。拿下香港电讯,不但可以一举获得香港市场,并且还可借机眺望大陆市场。毫无疑问,它会全力以赴。我们要赢得这场战斗,一定会经历惨烈的搏击。

  我们的方案还在密谋中,新加坡电信就又把事情推进了一步。1月26日,他们拿出了初步性合作模式与方案。这令我们提心吊胆,夜不能寐。


  我担心我们的方案还没出来,香港电讯就已有了新主人。于是,我马上改变密谋的策略:先赶紧在有限范围把水搅浑,拖延他们的进程,以赢得我们扳盘的时间。我即时把风吹给了大东:盈动数码也对香港电讯有兴趣。我相信他们是聪明人,在看到我们的筹码前,将不会做出不可挽回的决定。


  如我所料,大东和新加坡电信的交易进程很快出现变局。2月3日,双方对合并后控股公司的估值、权益分配等问题上的分歧开始被媒体曝光。出于对香港电讯的感情,一些知悉交易的民众和业内人士也开始发表不利新加坡电信的意见。在一系列不利于交易的情报和舆论下,香港电讯的股价持续下跌。


  天平开始向我们倾斜。我们决定向新加坡电信公开宣战。2月11日,新加坡和大东的谈判还在进行,我们出乎市场意料地甩出第一张牌,公开表示有意提出收购香港电讯的献议。然后,分头展开了实质性行动。


  一方面,我们从香港电讯管理层入手,瓦解新加坡电信的交易。我告诉香港电讯管理层,新加坡电信和你们一样面临向新经济转型的问题,两家传统企业合在一起要找出新的增长点不是容易的事,一定是先从节流而不是开源方面整合业务。如果新加坡电信成为你们的老板,必然会裁员和压缩业务成本,进而触及你们的利益。盈动数码已经占据新经济的高点,自己也不会经营电讯业务,如果我们收购你们,不会在业务和人事上有什么变化,大家的利益可以得到最大的保障。


  在我们的努力下,香港电讯管理层动摇了,从他们的眼中,我看到扭转乾坤的希望。与此同时,我们也抓紧制定出了完成收购的两套方案。第一方案是纯粹用股票完成交易;第二方案是用股票加现金完成交易。


  虽然对外声称是两套方案,但我内心非常清楚,如果这个交易最终能成,一定会采取第二而不是第一方案。大东出卖香港电讯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套现,他们是决然不会接收纯股票交易的。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我们还是很认真地做了第一套方案,既是为了让大东能以更好的眼光对待第二方案,也是为了给新加坡电信打一点马虎眼。我相信,他们最终也会是股票加现金的方案,我想这个第一方案能让他们小看我们的现金实力和能力,不要把现金给得那么高。我认定,给大东更多的现金,将是我们击败新加坡电信的关键。


  我们几乎24小时连轴转地推动着第一套方案的落实。我非常清楚,即使没有新加坡电信,要完成这个交易,也必须以快制胜。因为,我们是绝对没有能力也不会愿意给300多亿美金的现金去收购香港电讯的,只有大东肯收我们的股票,再加上一些现金,我们才能完成这个交易,这个交易也才会有意思。而大东,也只会在对互联网绝对乐观,对传统业务绝对悲观的环境,我们的股票价格持续走高的情形下,才会愿意接受盈动数码虚高的股票。


  但这种对互联网绝对乐观,对传统业务绝对悲观的时机,以及我们股票持续走高的时间,一定是稍纵即逝。因此,那些天,我可以说是每天都提心吊胆,担心市场从互联网热中清醒过来,也担心有人清醒过来,看到我看到的这一层。

  让大东接收股票,这个进展比想象的还要难。和大东财务顾问谈判时,他第一句就问我,你可以出多少钱?我回给他的第一句则是,你可以接受多少股票?他的第二句是,我们一股盈动数码都不会要的。而我也直接告诉他,我绝对不会完全出现金来收购。双方就这样僵持着。这叫人头疼、而且无奈。


  因为除了努力向他们展现两家公司合并后的美好未来,也就是我们的股票将持续看好之外,我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做足了准备功夫,剩下的就是等待幸运之神是否眷顾了。也这能是这样。

  两个多星期的焦急和忐忑后,大东终于传来了好消息:可以考虑接受股票。这个最大的困难解决了,我大舒一口气。内心认定,这个事情已经成功80%了,但也告诉自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小心小心再小心,努力努力再努力。


  接下来的问题是,我拿出多少的现金,多少股票的方案给过去,才能最有胜算。算下来,也是一身冷汗。我估计,我们至少要拿出上千亿港币,也就是不低于1/4的现金,才能比新加坡电信给得更高,并满足大东套现的欲望。但我手上是没有钱的,找老爷子(李嘉诚)想办法也不是我和李泽楷的风格。


  如何让银行将上千亿港币借给没有钱,也没有资产的盈动数码?我到底能用什么筹码去和银行沟通?我用尽了心思,最终从一条香港法令看到希望。按此法令,如果我们的收购能赢得香港电讯在大东之外75%其余股东的赞成,我们就可以收购整个香港电讯;要是达不到这个赞成率,我们的收购也就作废。


  这意味着,一旦我们从大东收购了香港电讯,我们最终可拥有的不是54%,而是100%的香港电讯。想到这一层,我暗自惊喜,和银行借钱的事情好办了!

  如果我们不能拥有整个香港电讯,我们的收购就不会发生,最后也不会用银行的钱,而银行还可以收取一些手续费用。赚这样的钱,他们会很高兴。如果我们成功,我们则会用从银行借来的钱买下整个香港电讯。这样,我就可以告诉银行,你不要看我盈动数码值多少钱,而要看香港电讯值多少钱。因为,你借钱给我,我收购成功之后,香港电讯就是我的,将来还钱的对象也可以是香港电讯。


  我相信,一旦银行明白这一点,一定可以放款给我。因为,香港电讯有充足的现金流,有几千亿的净资产,而且没有长期负债,一定是银行眼中值得放款的对象。

  我马上用此方案向银行展开了游说。不出所料,这个工作比让大东接受我们的股票来得容易。因为有香港电讯的支撑,他们愉快而迅速地接受了我的建议。经过评估,银行们认为香港电讯可以负担130亿美元的债务,因而同意为盈动数码提供130亿美元的银团贷款。

  从萌生贷款方案到银行承诺给一家没有资产抵押的公司放款130亿美元,整个过程,我只用了4天时间。我相信,这在全世界也应该是一个新纪录。

  银行决定贷款130亿,但我不想全部给大东,因为我们还想留点钱继续发展,但我也知道不能给得少,否则就会失去对新加坡电信的竞争力。一番权衡后,我们决定给大东120亿。

  一切都明朗并妥当了。我告诉大东,我的最终方案是一共把筹码做到4000亿, 120亿美元现金,剩下的是股票,多余的钱,我一分都没有了。你们接受,这个生意就成了。不然,这个生意就到此为止了。

  随即,争夺进入了白热化。2月26日,新加坡电信发布公告,拟起诉财务顾问汇丰银行,原因是,汇丰在服务他们的同时,又脚踏两只船帮我们竞买香港电讯,同时他们还提出了加码现金的收购方案,并发表声明说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新闻集团将入股新加坡电信,并全力支持其合并香港电讯的计划,以动摇大东已经偏向我们的军心。

  市场为我们捏了一把汗。但我看到新加坡电信的新方案后,却已有了稳操胜券的轻松感,同时也庆幸当初给出了超过百亿美金现金的超级方案。

  我相信,同新加坡人的50亿美元现金比起来,能够让大东马上拿到120美金真金白银的我们,才是真正能拥有香港电讯的人。

  3天后,这个亚洲历来最大规模的收购战终告尘埃落定。香港时间2月29日凌晨3:30,我们接到大东的通知:这个生意,我们做了。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新加坡电信随即宣布退场。

  从11号公开宣战到29号解决战斗,整个过程,我们用时不过18天。

  到今天,依然有人会问我,这个故事,这18天的经历,我怎么评价。在我看来,这桩被世人称为“世纪大交易”的并购,称它是“世纪奇案”更为合适。

  我至今依然想不通:大东电报局为什么愿意做这样的生意?难道他们就没有看穿我的把戏?因为,你可以看出,实际上,我是用香港电讯作抵押去买了香港电讯。唯一的解释,是他们的绝对乐观(大东对互联网)和绝对悲观(大东对香港电讯)同时发生,才给了相对清醒的我们一个机会。

  我买你的资产,我借钱买你的资产,我间接地用你的资产做抵押才借到钱卖你的资产,将来呢,我还要用你卖给我的资产来还我借的钱。到今天我依然想不出,为什么有人会做这样的生意。而这种机会,恐怕是百年、两百年难得一遇。

  -END-

  人物简介:

  曾公开表示“如果不是李氏父子,我不会为香港任何一个家族财团做事”的袁天凡,被称为是资本运作天才,也是李嘉诚最倚重的军师级人物。

  袁天凡毕业于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系,36岁出任香港联合交易所总裁。1986年作为关键人,协助李嘉诚的长和系完成轰动市场的百亿超级集资行动。此后10年里,李嘉诚持续诚意邀请袁天凡加入其财团工作,并于1996年达成心愿。1996年至2006年,袁天凡担任盈科集团副主席,并同时出任盈科保险集团有限公司主席。

  在李氏家族工作期间,袁天凡成功协助李泽楷借壳新加坡著名投资家、华商名人堂荣誉总编辑黄鸿年的上市公司得信佳,将盈科数码动力成功上市,并在之后带领盈动数码成功香港电讯,同时还创办盈科保险,并将其发展成香港最大本土保险公司。从李氏家族退出后,袁天凡淡出商界转入个人投资领域,但依然出任包括农业银行、中国太保等大型企业独立非执行董事。

  袁天凡热衷支持教育事业,目前担任上海复旦大学校董,其妻李慧敏现任恒生银行副董事长兼行政总裁。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