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临昆的博客

 
 
 

日志

 
 
 
 

巴菲特独家专访:如果我不能估值,我是不会买的  

2015-07-02 02:23:22|  分类: 巴菲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动播放独家专访股神巴菲特

       文/孙思远

 

  作为价值投资者,巴菲特喜欢以合理价格投资优秀且有护城河的企业,如可口可乐、迪士尼、富国银行等;但某种程度上却屏蔽了近年来改变消费者生活方式或颠覆传统行业的企业,如微软、苹果、特斯拉、谷歌等优质科技股。


巴菲特独家专访和我聊了啥?

巴菲特独家专访和我聊了啥?

  启程前往奥马哈之前,我与一位华尔街基金经理聊起巴菲特,他问我:“如果你能在伯克希尔哈撒韦50周年股东大会上采访巴菲特,你最想问他什么问题?”

  几乎没有迟疑,我告诉他,我会向巴菲特请教价值投资理念在中国市场适用性的问题。甚至,我还现场模拟了向巴菲特提问的措辞和语气:

  “在中国,有许多投资人深入研究您的价值投资理念并进行投资实操。但坦白讲,大部分秉承价值投资理念的投资人在中国做得并不好。有人说,中国股票市场投机性强,上市公司信息不可靠,企业难以获得长期连续的增长,缺乏价值投资生存的土壤。对此,您怎么看?”

  没有想到,在周六股东大会现场,一位来自中国的投资人向巴菲特提出了几乎同样的问题。巴菲特则以“价值投资不分国界”的论述回应了提问者,堪称全场与中国相关的最大亮点。

  当天下午四点半,巴菲特在结束了一整天股东大会问答之后,接受了我的专访。

  “你好沃伦,非常高兴在这里见到你!”在媒体专访间,我主动上前与巴菲特握手致意。

  巴菲特的握手非常有力,我不禁想起几个小时前的股东大会——无论是伯克希尔展销会巡场、扔报纸,还是其他互动环节,巴菲特一直精神矍铄腰背笔直,走路虎虎生风,完全不像是已经84岁高龄的老人。


巴菲特笑对记者提问

巴菲特笑对记者提问

  而此刻站在我面前的巴菲特,松开与我握过的手,正笑眯眯地看着我,脸上没有丝毫倦怠。

  “您今天早上评论了中国股票市场,您认为相比美国市场来说投机因素更多。作为价值投资者,您认为现在是将资产配置到中国的好时机吗?”我向股神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正是之前问题的延续。

  巴菲特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对中国股市的价格不太清楚。总体来说,我认为股票最好在大幅下跌后买进,而不是在大幅上涨后买进。”

  还没来得及等我追问“那现在中国股市涨得这么好,是不是不该买进?”巴菲特马上补充了一句:“但对中国股市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

  面对思维如此敏捷的受访者,我很快做出了调整:“那您估计中国要过多久才能成为价值投资者的乐土呢?”

  巴菲特顿了半秒,答道:“这取决于价格。如果股价大幅下跌,那就成了乐土。但人们不会认为那种情况是乐土,这是个难题。所以你需要独立思考。”

  这番回答,等于重申了他的名言“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2014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曾对媒体表示,自己一直关注中国市场,甚至提出过一项涉及较高金额的中国企业收购案,但因为价格问题,最终并未成交。

  一年之后的今天,我向股神追问:“去年股东大会期间您提到您与一家中国公司几乎达成了收购协议,今年您遇到过类似情形的中国公司吗?”

  巴菲特笑道:“还没有,但是我很愿意遇上。”

  我继续追问:“那您在投资中国企业时会看重企业哪些素质?和美国采用的标准一样吗?”

  “是的,完全一样。”巴菲特笃定答道:“我们希望充分理解它的核心业务,并能预见10年20年后这个公司会越来越强大,还要理解和信任它的管理层,且要在合理的价格买入。”

  去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之后,我曾撰写专栏文章《巴菲特也要赚中国土豪的钱》,探讨巴菲特旗下私人飞机租赁公司NetJets在中国的发展;五个月过后,NetJets获得中国区运营牌照,前途一片光明。

  我向巴菲特提问:“您非常看好旗下私人飞机租赁公司NetJets在中国的发展,这是否意味着您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以及您对中国最富有1%人群的快速增长有很强信心?”

  “是的,但这也是我们一项非常长期的投资,因为我们5年、10年、20年、50年后还能拥有它。”巴菲特的回答非常低调:“短期内应该看不到明显的发展,但长期来看,我相信其意义会很大。”

  巴菲特曾公开表达过“黄金无用论”的立场,金价在过去两年也出现了趋势性下跌。即便如此,东方国家对于黄金的需求却丝毫不减,尤其是实物黄金。我问道:“您不喜欢黄金。但对于中国、印度等国家,人们对黄金的需求是巨大的。您怎样衡量黄金投资中的文化因素?”

  “我不担心这个问题。”巴菲特笑道:“文化因素不会使黄金更值钱。50年、100年后黄金不会有任何产出,所以我不会买。但人们因为宗教、感情、权力等因素确实会购买。”

  除了黄金,另一个备受关注的大宗商品是石油。2014年第四季度巴菲特将埃克森美孚股票清仓,共抛售约4100万股,合40亿美元;同时,伯克希尔将500万股康菲石油的持股清仓,并将石油与天然气钻探设备制造商NationalOilwell Varco Inc的持仓减少约18%。

  我向巴菲特问道:“您去年大幅清仓石油板块持股,这是否意味着您对石油前景不乐观?”

  “对此我不清楚。”巴菲特谦虚回答:“我们投资过中石油,赚了不少钱;但我们很少大规模投资石油。”

  作为价值投资者,巴菲特喜欢以合理价格投资优秀且有护城河的企业,如可口可乐、迪士尼、富国银行等;但某种程度上却屏蔽了近年来改变消费者生活方式或颠覆传统行业的企业,如微软、苹果、特斯拉、谷歌等优质科技股——尤其当前许多传统行业在走下坡路,而“互联网+”的概念却在兴起,去年创下人类历史最大规模IPO的阿里巴巴即是最好的例子。

  于是,我把话题转到了国内大热的互联网:“中国的互联网行业目前发展迅猛,比如去年上市的阿里巴巴。您还是会坚持不投资互联网公司吗?”

  “我们通过互联网进行很多业务。但对于选择具体的科技股,我没有其他人有优势。我没有兴趣去战胜别人的优势领域。”巴菲特的回答,尽显对自身能力圈的坚守。

  从2012年初至2013年6月,伯克希尔共斥资3.44亿美元收购了28份日报、88份周报,多数为小型地方报纸。在新媒体、网络媒体盛行的今天,巴菲特不断收购传统报纸,令我这个媒体人也颇感费解:

  “您过去几年收购了不少报纸。但坦白讲报纸行业在衰落,新媒体在崛起。您这样投资的好处在哪里?”

  “我们以很便宜的价格买入,并预期它的盈利会持续衰落。”巴菲特坦承:“报纸业的确在衰落,而且这一趋势将持续。”

  今年2月,伯克希尔投资了一家德国的摩托车零部件零售商,布局欧洲。我问道:“展望未来,您对投资哪个国家最有兴趣?”



  巴菲特哈哈一笑:“哪里有机会我们就会投资哪里。”

  我不甘心,继续问道:“那具体到中国的投资,您打算长期持有哪个板块?”

  “我必须找到自己可以理解,且能够预见未来10到20年发展的行业。”巴菲特的回答真诚而坦率:“但现在我心里还没有具体目标。”

  由于时间限制,采访不得不进入尾声:

“最后一个问题。以下哪一类公司您更愿意投资?低增长行业的龙头公司,还是高新行业但难以估值的公司,比如新能源领域的?”

  “难以估值的公司还是交给别人来做吧。”巴菲特笑着说:“如果我不能估值,我是不会买的。”

  (作者介绍:华尔街的媒体人,供职于新浪财经纽约站。互联网金融千人会(IFC1000)华尔街分会执行秘书长。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经济系。)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