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临昆的博客

 
 
 

日志

 
 
 
 

滴滴打车总裁柳青: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2015-02-15 00:00:15|  分类: 个股分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年半前,一款名叫“滴滴打车”的应用软件逐渐在都市上班族的手机里流行起来,因为简便好用,解决了长期以来乘客与出租车司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这款软件很快占据各种人群的手机,包括大爷大妈。去年夏天,滴滴打车又推出新业务“滴滴专车”,人们可以通过手机叫到各种档次的滴滴专车,让高品质、多层次、个性化高端商务出行需求得到满足。原本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最让人头痛的“打车难”、运力不足等问题,被一款软件迎刃而解。人们不禁好奇,这款正在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软件,背后是谁在推动?


  正在下这一盘出行领域大棋的滴滴打车首席运营官柳青,之前接受了《时尚芭莎》的现场采访。

滴滴打车总裁柳青: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 木买蚂蚁 - hfzhangping的博客

 

  “会不会妆太浓?”经常面对几千人的大会做演讲,或是要对着政府高层领导人侃侃而谈,柳青从未如此紧张,她说这大概遗传自父亲柳传志。第一次面对时尚杂志的镜头,她却不时腼腆地好像大学女生。“一说我个人的故事,我就紧张。”她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笑。


完美处处走在巅峰

  你很容易感受到她的细腻。她会在采访开始时问清记者的名字,然后在采访中不时准确称呼。她讲完一句总结类的话以后,会马上加一两条生动的例子,方便对方理解。“我们家从小的教育是,要替别人考虑。比如说,我跟你说完一件事、一个道理后,我原来会说‘你听懂了吗?’我小时候就被我妈严肃批评过:不能这样说,应该说 ‘我表达清楚了吗?’‘ 你听懂了吗’意思就是你比别人聪明嘛。”你也很容易感受到她的严谨。哪怕说好了是漫谈,她也确实轻松地把话题旁逸斜出了好半天,但最后她总是会绕回最初的问题,精确地点题,逻辑分毫不乱。


  很难找到比柳青更完美的人生履历:她的父亲是中国IT教父,她自己在计算机最火的年代考入北京大学计算机系,随后又成为哈佛大学计算机硕士;刚毕业就加入全球最优秀的投资银行之一高盛集团,10年后成为高盛亚洲董事总经理,是高盛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之一;她家庭幸福,有三个孩子,其中一对是双胞胎。


  听起来,这份处处走在人生巅峰的履历,就差一点起伏和刺激。2014年7月,36岁的柳青离开高盛,作为COO加入成立仅两年的滴滴打车,不惜薪水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她把自己比做“体外的肾”,融入全新的团队。半年过去,这颗“肾”融合得如何?


理性练就专业化

  24岁时,柳青每天回家照镜子,觉得自己像42岁。那是她硕士毕业后刚刚加入高盛的日子。她在香港的长江中心上班,每天大概清早5点下班,紧跟着9点又回来继续上班。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她总会迷迷糊糊地撞进出租车,跟司机说“我要去长江中心”,对方回答“你就在长江中心”;或者说“我要去旧山顶道”,那是她的住处,司机回答“你就在旧山顶道”。


  经常半夜1点钟,柳青和一个好朋友约在女洗手间,抱头痛哭,互相借对方肩膀解压。痛苦不仅来自于长时间的加班,更来自于辛苦做出来的东西不知道能不能被领导认可。第一次几天几夜没睡觉做完一个财务数据模型,柳青被领导狠批一顿。被批评的错误都是细微的:四位以上的数字一定要隔三位加个逗号;如果是假设的数字,一定要用蓝色;做一个饼图,中间有一块颜色错了,因为紫色不够紫。甚至,领导要求每一条语音留言都要按照规定格式,不能上来就用自己平时习惯的嗓音说话,而要留下沉稳、成熟的声音。


  “这个就是专业呀。”柳青后来渐渐理解了:“很多时候,你带着计划书去跟你的客户讲,人家未必听。你懂什么战略?人家信吗?但是如果对方发现你的东西做得很专业,你的信服力会大增。如果他发现你这儿全是错别字,页码都标错了,可能就会质疑你整个的专业度。信服力不就是这样吗?要把一个真实的故事讲得真实都很难,更何况当你去讲一个你自己都不是很有信心的事,对吧?”


  同一年入行的同事在半年中走了一半。柳青犹豫过,最后还是留了下来。“因为这个工作是我真心喜欢做的。”后来她先生也曾希望她去开个花店什么的。她哈哈笑:“没兴趣。”


自信成功定义自己

  柳青说自己一直是骄傲又腼腆的人。大学实习她没有去联想,而是去了康柏。

  她进入高盛,一路升迁。总有人质疑这是不是跟她的父亲有关。柳青笑着解释,高盛的天条是不去讨论每个人的背景是什么,柳青有一个同事在跟她共事几年后才惊讶地发现她是柳传志的女儿。


  直到三四年前,她还是会介意别人提自己时总会先提到她是柳传志的女儿:“生完小孩以后好了。可能我原来没有那么自信,还在寻找自己是谁。现在足够自信了,我觉得我自己已经能够定义自己了。”


  第一份工作柳青做了十二年。做到巅峰收获期,优质的项目扑面而来,一切顺风顺水。“我开电话会议都不用说什么,只要在方向上把把关。”


  这时候,滴滴打车出现了。真的就如传说中的一样,柳青起初是代表高盛想要投资滴滴打车,但滴滴打车当时不缺投资者。

  柳青的一位高盛同事记得,一个多月后她就决定加入滴滴。“这个细细想来其实比较像她的性格。我特别能够理解,在高盛做投资,为投资人赚钱、为高盛赚钱、为自己赚钱,这不能让她成为一个更完整、更饱满的个体,不能让她完成对自我的追求,她一定要尝试一些新的东西。”


感性创业如拓荒

  滴滴打车创始人程维,在柳青正式加入之前,特地为她设计了一次西藏之旅。公司的高管共七个人,开两辆车,没做提前调研,直接开去了西藏。


  一路像探险,有时候误撞进黑店般的宾馆,周围到处都是野狗,上厕所都得跑到煤堆后面。一天晚上,程维放了“逃跑计划”乐队的一首歌《夜空中最亮的星》,柳青听了,一下子哭了起来。


  这首歌触动了柳青的内心,想起即将要告别在一起共同奋斗了十二年的高盛的团队。程维也哭,因为想起自己团队创业的种种不易。柳青当场给高盛团队的十几个伙伴一个个发出了长长的道别信。做完这一切后,她有些内疚的心情平复了许多,彻底放下了过去,开始迎接新的挑战。


  挑战带来的改变是巨大的,且不提工作内容,光是工作条件,就是天差地别。滴滴打车曾经最多一天烧了1000多万美元作为打车贴补,但他们自己的工作条件实在一般。一间办公室,用封不到顶的半透明玻璃墙隔成两半,一半归CEO程维,一半归总裁柳青,两边说话都互相听得到。


  出差只能坐经济舱,以前都坐头等舱的柳青,现在学会了在经济舱门口早早排队,为了抢到一个离座位最近的位置放行李,以便下飞机时也能迅速拿回行李离开。出差的旅店标准每天只有300元。向来住四季酒店的柳青,第一次推开经济型快捷酒店的房门,发现掉下来一串小卡片。她捡起来,对着美女照片和电话号码研究半天,才猛然明白过来这是什么。“哈哈,这个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其他就是没以前那么方便。”柳青说,“原来我以为我可能有些面子上的、心理上的落差,现在一试,还行,没有觉得怎么样。”


归属投入理想主义

  柳青觉得在滴滴找到了归属感。“为什么呢?因为大家相信的东西跟我相信的东西是一样的。比如像我原来投行的朋友圈子里面,大家都很有趣,都是游历过名山大河,受过很高等的教育,而我来到滴滴感受到另一种氛围,让我有种归属感。我在做一份我真正觉得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创业让我觉得很自豪和骄傲,这种力量是极为强大的。”


  她现在还套着十几年前大学时代400块钱买来的羽绒服:“我不是没有好的衣服或者不愿意穿,我都行,我对这些没有那么在意。我有时候假装讲究一下,因为要去一些名流活动。但我心底里不是那个人。很多人说我是女强人,我不觉得我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是多面的,只是不同的机遇能够让你的另一面逐渐得到释放。我以前可能真的算是个投行的高管精英,我跟客户展现的都是我非常犀利或者是非常缜密的那一面。但是来到滴滴,我可以展现出更自然平实的本色,就是性情的这一面。”


  柳青曾说:“个人选择一个新行业和投资选择一个新行业是一样的,都要看规模、看发展速度、看社会效益、看战略价值。”她相信从一篇文章上读来的一个观点:工业社会需要的是理科生的分析头脑,而现在这个时代,要求的是高敏感和高感性的人群。投资人上来会问,你们什么时候会赚钱?遇到这样的问题,就得用高感性的方式去理解。


  “你得去想象未来,比如Snapchat(一款由斯坦福大学两位学生开发的“阅后即焚”照片分享应用),甚至Facebook,你几年前去理性分析,没有人去投资它的。职业经理人得是理性的,而创业者是需要一定的感性的。一件拓荒的事情,需要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去做。我觉得我是。”


梦想创造美好未来

  一位柳青现在的同事仔细描摹了他们的理想:滴滴愿景是打造一个多端出行平台,其中涵盖有出租车业务、专车业务,将来甚至涉及同城物流、智能公交等。


  当用户说了自己的出行需求,要贵的,给你一辆奔驰;要中档的,给你一辆帕萨特;要便宜的,给你一辆伊兰特出租车;假如还觉得贵,就来坐公交。


  现在整个城市的人口商圈都在不停地迁移,但公交车线路是多年不变的,所以线路一定不是最优化。一个人走好久,才能到公交车站,等半天,也不知道下一辆车是满的还是空的,还要经过很多不必去的站。


  将来公交车应该全部合并用户需求,人人打开手机找公交,比如有人在上地,要去朝阳,发现40个人都是这样,就会有辆大巴发出来,把这些人都接走。每个人都知道大巴上有没有座位,什么时候到,再也不用在外面等好久。

  你可以通过手机知道这巴士来了、还有两个座位、还有两个人在等,你可以判断自己要不要等下一辆。这样的巴士把大家接上,就不用停其他站,一路开到朝阳。


  未来所有的出行,从上地到朝阳,你想花一百块钱,还是花三块钱,都有不同的出行方式,随叫随到。“整个路面上汽车减少三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二,再也不堵了。你不觉得这样的北京很美好吗?”


  柳青笑着把这样的理想称作“YY”。交通部的领导来滴滴调研时,大家坐在一起“YY”:前一天人们都把第二天去哪儿的路规划预约好,然后有一个平台告诉你,明天建议你用哪种交通工具去。


对弈双赢才是真赢

  双子座的柳青欣赏滴滴团队里的多元化。这里有颇为勇猛的销售人员。为了说服出租车司机装上这个软件,销售人员在冬天裹着棉大衣站在火车站,一个个说服司机。这个过程中病倒一片人,再上一片人,一个月说服了一万个司机安装,奠定滴滴今天的基础。滴滴还有颇高智商的技术人才。用户的呼叫请求到底推送给哪一个司机,需要综合计算距离、方向、司机每天喜欢什么时候回家、高峰的时候愿意避开哪里、是不是倾向于机场单等等因素。


  “这两类人是很不一样的,通常很难互相欣赏。”柳青总结,“我看过这么多公司,这种基因是很少有的,一个公司里有两种不同的人,还能互相欣赏,才能一起有合力。”


  一位老同事形容柳青是他见到的“情商最高的人”:“她能感知到周围人心里的一举一动,看到你的喜怒哀乐、你的顾虑、你的恐惧。她真心知道你的需要,懂得怎么去激励你。”在高盛时,柳青就养成了和许多同事不一样的工作风格。许多人都是做很厚的计划书,准备充分,到了地方一口气讲完;她则喜欢坐下来先听对方讲想要什么,然后她再讲能够给对方带来什么。“因为我很相信双赢,任何一个项目都不只是你想要的东西。”这种风格也被带到了家庭中。柳青既不想为了家庭放弃事业,也不想为了事业忽视家庭。她想每天陪着孩子们吃顿饭,但她几乎不可能晚上早点回家。于是她谋划着把通常家庭的晚餐聚会变成早餐聚会。


  同事们闲聊,你最想当的古人是谁?程维回答:范蠡,又从过政,又从过商,又抱得美人归,尝过各种人生滋味。柳青哈哈笑,她说:“我也觉得,人生一定是多面的。光是事业不定义你,光是家庭也不定义你,友情也不定义你,这些综合在一起才定义你的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