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师临昆的博客

 
 
 

日志

 
 
 
 

科技自大狂的人才阴谋  

2014-05-28 08:21:43|  分类: 个股分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木买蚂蚁《科技自大狂的人才阴谋》


硅谷权贵们早在2005年就签署了一项互不挖角的协议,共同压制员工工资
它们之所以敢这么干,就因为它们是苹果、是谷歌,人们甚至愿意免费工作
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似乎从来都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不过历史会让人们看到,至少有一次当言语无法表达出他的喜悦之情时,他还是会诉诸某种感性方式的。那是在2007年3月,乔布斯收到时任谷歌首席执行官、苹果公司董事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一封电子邮件。施密特想告诉乔布斯,谷歌会在一个小时内让一名招聘专员走人,因为这个人竟敢不顾两家公司间一项“不可电联”的政策去和一名苹果雇员接触。施密特表示了歉意,并写道:“如果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请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们会处理。谢谢!!埃里克。”
乔布斯把施密特这封卑躬屈膝的电邮转给一位属下看时,他只写了一个“:)”。
这份让人们能一窥真相(被曝出的真相远不止这些)的材料来自最近达成和解的硅谷招聘垄断案庭审笔录。4月24日,苹果、谷歌、英特尔、奥多比系统公司(Adobe Systems)在逾6.4万名程序员和工程师共同提起的集体诉讼案中举白旗投降,这些公司被指控为了遏制竞争、压低员工工资而共谋不互招对方员工。
科技行业的权贵们在2005年到2009年间秘密签署了一系列不互相挖角的协议,其实他们自己也质疑这样做是否合法。施密特曾指示一名初级主管口头传达这些协议内容,他的解释是因为“我不想留下书面上的蛛丝马迹将来被人告上法庭”。不过,为什么他们当时会觉得自己能侥幸躲过法庭的审判呢?如今随着这些阴谋被公之于众,对于这类看似提供高工资,实际却在明显盘剥高科技人才的公司而言,我们能从中了解到它们什么样的企业文化特点?
首先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乔布斯和施密特等人确实侥幸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苹果、谷歌、英特尔和奥多比已经同意支付3.24亿美元的和解费,这相当于它们最近一个季度收入总和的0.4%左右。而在诉讼案审理初期,其他三家被告企业财捷(Intuit)、皮克斯和卢卡斯影业已经用区区2000万美元为自己破财免灾了。两笔和解费相加、扣除大笔律师费之后再分到每个原告身上,每人只能拿到几千美元。(并不是说这些假定的受害者一直在忍饥挨饿等着赔偿金吃饭。事实上,虽然雇主们故意阻挠人才流动,许多原告的年薪仍高达六位数。)
而且,这些被告企业也不太可能因此次事件而留下任何永久性的污点,从而影响它们招聘新员工。这些企业的老板之所以敢尝试这种不法伎俩,原因之一就是它们,特别是苹果和谷歌,都是美国科技和营销精英做梦都想加入的企业,人们甚至愿意免费为这些企业工作,而这一点在某种情况下让员工被盘剥的状况变得更加严重。“这件事十分令人震惊,主要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行业存在如此普遍的压制人才竞争的双边协议。”杰夫·康诺顿(Jeff Connaughton)说,他曾经是华盛顿科技行业的说客、克林顿(Clinton)的白宫助手。
乔布斯比任何人更透彻地理解硅谷对现代精英想象力的控制,也比所有的对手更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2005年,自己心爱的苹果公司东山再起让他尝到了胜利的滋味,但很快关键人才的流失又成为困扰他的一大问题。他的iPhone固然能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后推动公司复苏,但是社交网络繁荣的同时也刺激着年轻有为的员工蠢蠢欲动的好奇心。
乔布斯最大的担心正是谷歌。2005年2月,他要求谷歌联合创始人塞吉·布林(Sergey Brin)命令他的手下停止从苹果公司挖人。据布林的法庭证词记录,乔布斯这样对布林说:“如果你从这些人中挖走一个,那就意味着战争。”2011年10月,56岁的乔布斯因癌症去世,虽然他无法为自己辩护,但布林的证词确实体现了典型的乔布斯风格。
谷歌的卑躬屈膝反衬出乔布斯深不可测的影响力,也凸显了科技企业乐于相互帮衬的行业特点。被控参与互不挖角阴谋的各家公司有着共同的董事和高级顾问,像谷歌和苹果就有两名董事是同一个人:施密特和时任基因泰克公司(Genentech)首席执行官的阿特·列维森(Art Levinson)。布林和谷歌的另一位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更是把乔布斯视为导师,常常参加乔布斯的沉思散步。正是在这个时期,苹果的iPhone把大批用户吸引到了谷歌地图和搜索服务上。上述反垄断法庭文件显示,谷歌和苹果还分享着另一样东西:对Facebook的担忧,它是对高管和顶级程序员有着巨大吸引力的新地方。一份证词显示,施密特对谷歌前高管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2008年3月转投Facebook怀抱成为其首席运营官一事深感郁闷。施密特回忆说:“雪莉一手组建了我们整个招聘部,她是一名出色的招聘者。当她跳槽到Facebook后,许多人也离开谷歌去她手下工作,而且还觉得自己是升了职。”
桑德伯格在审判前的证词中说,她在谷歌的前同事试图说服她加入那个互不挖角的秘密集团。值得称道的是她回绝了这一邀请。Facebook在此案中未被列为被告。桑德伯格没有回复置评的请求。
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法官高兰惠(Lucy Koh)在3月28日驳回被告公司要求进行即决判决的请求时说,“最初只是苹果和谷歌间缔结了协议,后来扩大至一系列共六份的双边协议。”高兰惠指出,这些公司承认这些协议条款几乎都一样,就是为了防止两家公司间相互挖人。高兰惠强调说,无论是在硅谷还是在其他地方,这种系统性共谋都非常罕见。竞争企业的CEO在俱乐部喝酒时会相互点头使眼色。竞争对手也许不会打其他公司某些最值钱员工的主意。高兰惠说,在这个反垄断案件中,被告公司自己的专家也承认,他们完全不知道在公司间还存在这种涉及所有员工的长期协议。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